<em id="tjp7x"><mark id="tjp7x"><thead id="tjp7x"></thead></mark></em>

    <ins id="tjp7x"></ins>

    <em id="tjp7x"></em>

      <font id="tjp7x"><dfn id="tjp7x"></dfn></font>

      很高興您進入本站了解股票配資,股票配資網,股票配資平臺,股票配資開戶,股票配資新聞!

      微信
      手機版
      股票配資

      獐子島又攤上事了!深交所出手…

      2021-01-24 13:04:18 圍觀 :


        繼收到證監會頂格處罰后,近日,獐子島(002069,股吧)(002069.SZ)及相關人士再因存在財務會計報告存在重大會計差錯、臨時公告虛假記載等違規行為,收到深交所給予的紀律處分決定。

        相關責任人被處分

        近日,獐子島集團和相關責任人因財務會計報告存在重大會計差錯、臨時公告虛假記載等違規行為被深交所處分。

        據深交所處分決定,經查明,因2016年度虛減營業成本和營業外支出以及2017年度虛增營業成本、虛增營業外支出和虛增資產減值,獐子島對2016年年度報告和2017年年度報告進行會計差錯更正,調減凈利潤后導致2016年度凈利潤由盈轉虧。

        深交所還稱,獐子島并未按照《關于 2017年秋季底播蝦夷扇貝抽測結果的公告》所述原定方案完成120個調查點的抽測工作,其中有60個點位抽測船只航行路線并未經過,即該公告存在虛假記載。

        另外,獐子島核銷海域中,2014 年、2015 年和 2016 年底播蝦夷扇貝分別有20.85萬畝、19.76萬畝和3.61萬畝已在以往年度采捕,致使虛增營業外支出 2.48億元,占核銷金額的 42.91%;減值海域中,2015年、2016年底播蝦夷扇貝分別有6.38萬畝、0.13萬畝已在以往年度采捕,致使虛增資產減值損失1110.52萬元,占減值金額的18.29%。由此,獐子島披露的《年終盤點公告》和《核銷公告》存在虛假記載。

        圖片來源: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資料圖)

        對上述違規行為,深交所表示:

        一、對獐子島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給予公開譴責的處分;

        二、對獐子島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時任董事長兼總裁吳厚剛、時任董事兼常務副總裁梁峻、時任財務總監勾榮、時任董事會秘書兼副總裁孫福君給予公開譴責的處分;

        三、對獐子島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鄒建、王濤、羅偉新、時任董事趙志年、獨立董事陳本洲、時任獨立董事叢錦秀、陳樹文、吳曉巍給予通報批評的處分;

        四、對獐子島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時任董事長兼總裁吳厚剛給予公開認定終身不適合擔任上市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處分;

        五、對獐子島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時任董事兼常務副總裁梁峻給予公開認定十年不適合擔任上市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處分;

        六、對獐子島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時任財務總監勾榮、時任董事會秘書兼副總裁孫福君給予公開認定五年不適合擔任上市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處分。

        二股東方董事辭職后列舉公司“數宗罪”

        1月21日傍晚,獐子島突發公告稱,董事會于近日收到董事羅偉新遞交的書面辭職申請,其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公司第七屆董事會董事職務,并不在公司擔任任何職務。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作為獐子島二股東方面所“委派”的董事,羅偉新對獐子島內部治理和經營的“不滿”由來已久。而對于眼下的辭職,羅偉新更是向記者列舉了獐子島的“數宗罪”,例如公司“家長式管理”、“決策層如同虛設”、“管理層阻撓股東合法減持權益及信息披露不及時”等。

        羅偉新補充道,“獐子島讓我心灰意冷,沒有一絲留戀的希望。面對此等治理結構的公司,哪敢心存念想和希望。唯一的念想就是逃離此地、遠離是非之地?!?

        記者梳理發現,2016年6月,和島一號正式“牽手”獐子島,受讓了其8.32%的股份。而截至2020年9月末,和島一號對獐子島的持股比例仍達8.04%,四年多來始終位居公司第二大股東。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李詩琪 攝

        不過,和島一號這一投資決策似乎并未能獲得預期的收益。2016年至今,圍繞獐子島的經營和管理風波從未間斷。

        對此,羅偉新向記者表示,其自2016年秋天被獐子島二股東委派進入董事會已四年之久,在這四年間,曾歷經公司股票的“摘星脫帽”,以及公司“家長式管理”、“決策層如同虛設”、“管理層阻撓股東合法減持權益及信息披露不及時”。此外,獐子島還“突遭業績變臉”、“被監管部門立案調查”、“經營資產再遭巨變”,在證監會“立案調查結束和相關處罰”之后,公司迎來新的管理班子,但董事會的部分董事因公司管理和信披文件意見建議問題不一時選擇離職,而公司管理層卻“再次百般阻撓股東合法減持權益”及“信息披露不及時”。

        羅偉新補充道,其已經對公司經營和治理結構心灰意冷,并在董事會“人微言薄”,無法繼續勝任董事一職。唯一的念想就是逃離此地、遠離是非之地。

        而從另一個角度出發,自獐子島被認定為財務造假后,其人事“地震”便余波未停,公司的權力交接似乎并不順利。

        2020年6月,證監會公布了對獐子島的行政處罰決定,獐子島時任董事長、總裁吳厚剛等一眾高管先后遞交辭職申請。不久后,獐子島“老將”唐艷、劉明上任公司正、副董事長,而據公司內部人士透露,該二人的上任系由獐子島政府方面授意。

        但對于新領導班子所帶來的改變,羅偉新直言,公司對投資者股東身份及其地位表面認可和尊重,但對公司提出質疑的、不認同意見的,總有一班人來做各種思想工作。

        根據其財報顯示,獐子島2014年凈虧損11.89億元,2015年凈虧損2.43億元,2016年凈虧損5155.43萬元,2017年凈虧損4.44億元,2018年凈利潤為3210億元,2019年凈虧損3.92億元,2020年前三季凈利2351萬元。也就是說過去的7年時間里,獐子島凈虧損高達23.195億,盈利只有區區5560萬。

        編輯|孫志成 肖勇 杜波

        校對|何小桃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每日經濟新聞。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推薦文章
      本免费av无码专区一区_欧洲亚洲成av人片天堂网_特级xxxxx欧美孕妇_天天做天天爱夜夜爽女人爽

      <em id="tjp7x"><mark id="tjp7x"><thead id="tjp7x"></thead></mark></em>

        <ins id="tjp7x"></ins>

        <em id="tjp7x"></em>

          <font id="tjp7x"><dfn id="tjp7x"></dfn></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