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tjp7x"><mark id="tjp7x"><thead id="tjp7x"></thead></mark></em>

    <ins id="tjp7x"></ins>

    <em id="tjp7x"></em>

      <font id="tjp7x"><dfn id="tjp7x"></dfn></font>

      很高興您進入本站了解股票配資,股票配資網,股票配資平臺,股票配資開戶,股票配資新聞!

      微信
      手機版
      股票配資

      黑天鵝襲來 企業SOHO化求生

      2021-01-30 16:04:05 圍觀 :

      經濟觀察報 記者 葉心冉 在上海的白芷安和在廈門的Tony,雖相隔千里,但之前他們都在尋找同一種東西。

      白芷安在上海經營一家名為安保泓的互聯網公司,主營業務是通過軟件幫助線下中小企業實現數字化轉型,包括線下門店的連鎖化管理以及線上線下一體化的新零售開展。Tony在廈門,是一名企業數字化轉型和供應鏈管理的專家顧問,同時又是一名自由職業者。

      其實是兩個看上去毫無交集的故事,但之前,他們擁有一些相似的難點。

      白芷安的公司規模不算大,由三十多個核心技術人員構成,由于公司提供的軟件服務對業務能力要求較高,人員既要有B端經驗又要了解C端需求,因此公司的招聘,用白芷安的話形容就是,“不能走大規模招聘的路子,而是要走高手路線?!?/p>

      但是有一些基礎類的工作,比如線上商城的裝修、設計等仍需要人手完成,偶爾研發上碰到某一技術瓶頸又需要“頂尖高手”來協助突破,尤其受到疫情影響的當下,從成本優化的角度,除卻正式員工以外,公司還會產生一些臨時外聘需求。

      但是這些外聘需求是針對個人的外包行為,公司對個人的報酬發放就成為了一個難題,合同簽約、發票出具、一對一地報銷,不僅流程繁復,若處理不當還面臨一定的稅務法規風險。

      這種難,是一種體現在兩端的難。

      前面提到,Tony是一名自由職業者,作為顧問,他服務于大型的傳統制造型企業,也同樣服務于小型的互聯網公司,但實際之前他也同樣擁有一家小型公司。

      Tony是從一家知名外企跳出來以后創業的,因為本身擁有過硬的專業技術,同時有資源和人脈的積累,Tony成立了一家公司。但這時問題開始涌現,初期公司缺乏穩定的業務支撐,而辦公場地以及行政方面的固定成本投入又無可回避,但如果以個人提供服務,前述的報酬結算又費時、費力、面臨風險。這時候,怎么辦?

      個人與公司之間的鴻溝

      事實上,問題還不止于此。

      白芷安說到,作為企業,出于精兵簡政的需求,部分職能外包,解決公司對個人服務報酬的支付是一方面,但其實更大的困難來源于其公司所服務的客戶。據白芷安介紹,安保泓的客戶有九成是傳統的實體店鋪老板,此前線下轉戰線上,并非他們不想,而是他們不敢。

      這些實體店鋪的老板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品牌的加盟商,租用某商場的攤位,營業執照采用的是商場統一的牌照,加盟商向品牌以進貨價采購,而后營收結算便與品牌無關。

      但當他們想要通過小程序商城來線上賣貨的時候,問題便出現了。按照騰訊小程序方面的規定,加盟商需要通過品牌總公司的網上商城進行售賣,營收整體進入總公司賬面,等于變成總體的有限責任公司去收款,而后公司再將各個加盟商的線上營業額分賬出去。

      但這種方式使得加盟商的稅負成本一下提升。加盟商線下收款時,以個體工商戶的身份納稅,作為小規模的納稅人,稅負低,負擔小,而變成有限責任公司收款以后,所有的營業額必須進入申請小程序的對公賬號,有限責任公司的稅負種類較多,對于加盟商而言,稅務成本增加。

      上述情況是白芷安在服務客戶的時候切實遇到的問題,“這種情況下,他不是不愿意轉到線上,他是不敢轉到線上?!?/p>

      另外,受疫情影響,去年上半年,白芷安服務的客戶群出現了“關店潮”,“我們有些客戶原本有300家店,最后關的只剩下二三十家?!钡赇侂m然不存在了,但過去長期留存下來的老主顧依然存在,服裝庫存依然存在,利用微信群、朋友圈仍舊可以賣貨,可這里面臨的問題是:沒有實體門店,就沒有個體工商戶的營業執照?!八运麤]有辦法線上營業,要么就是‘裸奔’、私下收錢,但這樣是沒有辦法系統化管理的,其實他們也不愿意這樣,他們也希望正規納稅?!卑总瓢策@樣說到。

      并且,在白芷安的客戶那里,也同樣遇到了選擇個人服務時勞動報酬結算的問題。以白芷安服務的一家服飾加盟商為例,其外聘銷售人員幫助拓展服裝賣貨渠道,但報酬支付麻煩、費時。

      這一問題在陳勝的公司里表現得尤為明顯。

      陳勝經營一家提供社群供應鏈服務的互聯網平臺,主要幫助品牌商對接社群渠道,比如幫助企業內部的電商搭建員工渠道,幫助品牌對接用戶社群渠道,社群渠道包括直播電商、公眾號、社區電商等多種方式。

      陳勝公司的正式員工有50多人,而幫其對接品牌、對接渠道的“經紀人”則多達兩三百人,遍布全國各地,公司按照“經紀人”對接到的品牌和渠道,支付每筆交易的傭金。

      這些“經紀人”并不是公司的正式員工,面對這些規模甚至達正式員工五到六倍的外聘人員,報酬發放和人員管理皆為不小的考驗。

      因此,陳勝告訴記者,過去幾年,他一直在尋找這樣一個平臺:能夠幫助公司最為快速、便捷地解決外聘人員的合同簽訂、傭金支付等一系列問題。

      上述傭金支付的難題,智多多創客平臺創始人胡剛一針見血地指出,“因為提供服務的是個人,而不是公司?!蹦侨绻?,一個人便能對應一家公司,實際上問題便迎刃而解。

      “個人微公司”

      帶著對歐美和中國市場未來趨勢的預判和思考,曾任幾家知名消費品上市公司高管的胡剛于2018年創辦了一家名為智多多創客平臺的互聯網公司并率先提出“眾創空間2.0”的新理念,以區別于以硬件為中心的傳統線下眾創空間。個人可在智多多注冊自己的工作室,之后就能通過正規的公司途徑和企業之間建立合作關系,通過線上平臺交易形成電子合同、電子印章、電子發票等,交易資金則經由第三方支付機構托管及支付,實現資金和票據的規范流轉。

      白芷安通過這樣的方式解決了自身公司成本優化的難題,白芷安告訴記者,原本她租用了三間辦公室,現在部分職能外包出去,加之去年部分員工在家辦公也同樣收獲了不錯的效果,她退掉了兩間辦公室。據她核算,一個月公司減少了15-16萬元的固定支出,同時白芷安通過智多多又幫助了其客戶以公司的方式運營自己的小程序商城。

      Tony則是去年在市場上發現智多多的,Tony知道這正是他在尋找的一個平臺,基于此,他將自己原本虧損的公司注銷,在智多多上注冊了自己的工作室,目前他只需要將自己的精力放在服務客戶上,其他合同簽訂、傭金支付問題不用耗費自己過多精力,在智多多平臺上可以獲得一站式解決。

      目前,Tony一方面幫傳統大型制造型企業實現數字化轉型,另一方面幫一家初創的互聯網公司完善供應鏈管理。

      那么,這兩家相差巨大的公司為什么同時愿意選擇個人所提供的服務?Tony指出,以制造型企業為例,如果進行新的招聘,不僅時效慢,團隊內部磨合也是難題,因為傳統企業一般缺乏新型的數字化人才,而當新人員進來以后,文化沖突大,團隊的磨合實際是比較困難的。

      但如果是以外部顧問形式切入,一方面耗時縮短,另一方面,顧問的服務意識會更強烈,以項目、以結果作為考量,目標比較明確,就會減少內部之間上下層級的多重顧慮。并且以個人顧問的形式開展服務,相較于大型顧問公司,又省去了多重商務合同的簽訂環節。

      而初創型公司選擇個人服務的原因在于,以初創型公司的體量很難招聘到擁有卓越能力的專家型員工,因此無論是從成本角度還是從業務角度,專家型自由職業者成為最優之選。另一方面,Tony指出,一般情況下,初創公司對于自己現行的業務能力是清晰的,但是對于企業接下來的發展程度是預判不足的,因此對于未來業務能達到多大的體量以及此時需要預先搭建哪些流程非常模糊,這時便需要有經驗的專家能幫助企業劃定出一定的項目邊界?!敖湫碌?.0眾創空間,讓個人創業更容易”是胡剛打造智多多的初衷。并且胡剛認為,“未來SOHO型企業會成為時尚潮流”,胡剛所形容的SOHO型企業,不同于有限責任公司,這種企業由被稱為“超級個體”的專家型自由職業者構成,是斜杠青年或獨立自由職業的專家,他們甚至不需要固定的辦公場所,簡易出行,降本的同時實際上也在增效。

      而SOHO型企業之所以能夠存在,在胡剛看來,是在于眾創空間2.0模式的出現。如果說眾創空間1.0是以提供辦公地點、咖啡、打印機等硬件設施的實體空間,那么眾創空間2.0則是為中小微創業者提供綜合咨詢、工商、稅務、商務、交易結算等互聯網在線服務的虛擬空間,這一空間涵蓋了其業務所需的全部中后臺內容。

      在陳勝看來,過去兩三年之間,他也接觸了一些提供類似服務的平臺,但只是純粹地幫忙發薪,始終沒有遇到一家類似智多多這樣在理念、體系、規則、制度上整體設計規范完善的專業品牌公司。

      未來多元化的用工方式

      從深處思考,“SOHO型企業”亦或是“專家型自由職業者”、斜杠青年的不斷涌現,正在驅動個人以及企業的雙向成長。

      中央財經大學戰略學副教授劉書博向經濟觀察報表示,在傳統組織的環境中,通過標準化生產來達到規模效應,從而獲得效率提升和成本降低。但是以智力為導向的產品是不可以被標準化的,是非常具有個性的。而這種工作類型便不需要傳統的組織約束,他需要的是個人自由度的發揮。因此,知識密集型行業會比較適合平臺化用工模式的轉型。

      陳勝亦稱,未來,個體能力會越來越強,節點會越分越細?!斑^去我們是中心化平臺,現在變成分布式,以后可能還會變成粉末化狀態,每一個人都會是生產要素中間的一個節點,有些人甚至會成為超級節點,具備超級價值。而不能成為節點的人,會被社會淘汰?!?/p>

      由此,胡剛表示,企業組織的內部形態也正在發生變化,一個顯著的趨勢就是傳統企業用工混合化、多元化、SOHO化,而傳統雇員斜杠化、外部化、個體化。胡剛表示,這里指向的課題是:人力資源的供應鏈降本。

      面對傳統的大企業,智多多提供了一種移動互聯網時代嶄新的組織形態,在企業內部只留下一部分內部雇員,其他伙伴按照新型的橫向的市場化的方式建立合作伙伴關系,企業根據其完成的任務及其結果支付服務報酬并高效率合規結算,從而構建了一個新型的平臺化的企業。

      劉書博說,像智多多這類創客共享平臺,是協助企業從傳統的企業關系進化到現代的市場化合伙人關系。其先進性在于它可以對抗“官僚主義”。

      劉書博所形容的“官僚主義”是指,在傳統的組織方式和制度下,大家按照既定的規則完成合作,只關注自己的一畝三分田,缺乏一定的大局意識和責任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創新創業精神?!岸袌龌暮匣锶岁P系能充分認可個體能力,激發個體的創造力和主觀能動性,從雇傭員工的雙手到真正激發員工的大腦?!眲┱f到。

      2020年2月份,受疫情影響,線下餐飲停滯,而生鮮電商則訂單火爆,盒馬、叮咚買菜等企業嘗試招收餐飲企業的員工為臨時用工,“共享員工”的方式引來熱議?!皩嶋H上現在我們看到的可能只是未來世界里的一縷亮光?!焙鷦傉f到。

      劉書博稱,疫情確實加速了企業用工方式的轉變,伴隨未來用工模式的不斷發展,正如劉書博所言,某一種用工方式占據主導地位的時代等于是處在恐龍時代,“而未來可能會是一個更加多元化的哺乳動物時代,可以有體格龐大的藍鯨,也可以有五臟俱全的麻雀。用工方式會逐漸多元化,自由職業者的空間也會變得更大,這是我對于未來的判斷?!?/p>

      (應采訪對象要求,Tony為化名)

      推薦文章
      本免费av无码专区一区_欧洲亚洲成av人片天堂网_特级xxxxx欧美孕妇_天天做天天爱夜夜爽女人爽

      <em id="tjp7x"><mark id="tjp7x"><thead id="tjp7x"></thead></mark></em>

        <ins id="tjp7x"></ins>

        <em id="tjp7x"></em>

          <font id="tjp7x"><dfn id="tjp7x"></dfn></font>